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2019-06-18 19:07:06  來源:NET1628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全世界有70%的成人用品在中國生產,

硅膠娃娃,就是其中之一。

它們甚至比真人更美,

長腿、細腰,大胸、窄肩,臉又很小,

可性感美艷,也可清純治愈,

是很多男性夢想情人的樣子。

只要有需要,

愛人、妻子的形象,

都有可能住進硅膠娃娃的身體。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在硅膠娃娃用戶群體中,除了單身的,

還有30%-40%是有女朋友、有家庭的。

那么硅膠娃娃,

到底是性愛玩具,還是人形伴侶?

它能否從情感上取代真人?

它的存在,對現實中的親密關系有沒有影響?

撰文 | 王微辣 攝影 | 張皓涵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今年8月,一條團隊來到遼寧大連,實地探訪了中國第一硅膠娃娃工廠。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一進入辦公區域,左邊有個3D打印機正在打印著女性的臉龐。

正中一個穿漢服的女人向我們鞠躬問好,走近看,竟然是一個硅膠娃娃。右邊沙發上,還坐著兩位硅膠娃娃,一個是學生裝扮,一個是辦公室白領。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我們一直往里走,經過的每個房間,辦公室、財務室都有硅膠娃娃在真人中穿插坐著或站著。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然后進入了流水線生產區域。生產區異常干凈,操著東北口音的大叔大媽們,在流水線上井井有條地工作著。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第一區

制造人形骨架,每一個骨架都由100多個零件搭建構成。

現場男攝影師: “這里像一個汽車零件工廠,工業化、精密化。”

現場女編輯: “這個工序是在一個玻璃房里進行的,像一個醫療器材的房間,有點冰冷的感覺;從最小的零件最后變成一個人體的骨骼,很神奇。”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第二區

制造娃娃的肉體,在骨架外部用海綿填充,再涂上保護層。

這一步,相當于塑造了娃娃的身材,每個訂單是根據用戶來定制的,工廠曾做過一次用戶調查,用戶理想的娃娃,身高在154-162cm,腳碼35-36。胸部B、C罩杯,沒有很大,但A肯定不行。

現場男攝影師: “一個個軀體模型排列掛在空中,工人非常精細地一點點塑造娃娃的體形、胸形、屁股、腿部,整個場景充滿科技感、未來感。”

現場女編輯: “真的很像美劇《西部世界》的海報,先填充背部,再換個面填充胸部,且胸部是根據每個訂單來定制不同的大小,每個都是完美胸型。”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第三區

制造皮膚,在娃娃的最外層澆注硅膠。

這區將所有裸露的人體掛在衣架上,每個娃娃腿長、腰細,胸很大、肩很窄,臉又很小,就像介于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間的完美的人體體態,近看連皮膚上的血管都清晰可見。

現場男攝影師: “性感!很像維密超模一個個站在你面前。”

現場女編輯: “每個娃娃的體態都非常勻稱,真人絕對長不出這個體型,就算是女生都很有去觸碰的欲望;另一方面,一個個娃娃掛著,又很像一具具尸體,冷冰冰的。“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第四區

有了初步人形,再給娃娃洗澡,然后給身體拋光、擦拭,上妝、做指甲、做頭發——每個步驟都非常細心,好像在照顧一個沒穿衣服的女孩。

這步完成后,一個硅膠娃娃就完整做好了。最后將硅膠娃娃身體部位拆分,放進箱子,等待發貨。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工廠參觀完畢的感受

現場男攝影師: “如果男人來這里,肯定會想帶個娃娃回去,你帶回一個娃娃,你就是人生贏家的感覺。那天剛好七夕節,我左擁右抱硅膠娃娃,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孤單。”

現場女編輯: “每個娃娃的出廠設置都是法式美甲、完美妝容,真是精致的豬豬女孩。真的是親眼看過以后才能相信,為什么會有男人對她們投入真感情,因為在這里他真的可以得到一個屬于自己的女神。不管網紅再怎么PS、美顏,都比不上這些硅膠娃娃。”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硅膠娃娃是人形伴侶,

性服務只是功能之一”

楊東岳 / 35歲

硅膠娃娃廠商、創始人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這個工廠,年產3000多個“美女”,每個均價2萬。80后的楊東岳,正是這家硅膠娃娃上市公司的老板。

他最早靠做第一批日本代購發家,賺到第一桶金。2009年,他偶然在日本電器街秋葉原看到硅膠娃娃,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他花15萬人民幣,買來了兩個日本成熟的硅膠娃娃,閉門造車搞研發。“三年多將近四年,沒有出產品。當時很頭疼的,從其他行業賺來的錢,投入到硅膠娃娃的實驗,有五六百萬吧。”

“一開始就是想出口日本、歐美,沒想著國內能賣出去的事。現如今,我們出口占一半,國內市場占一半,每年銷售額3000萬左右吧。”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要定制一個硅膠娃娃,用戶必須從廠家目前研發出的58種面容、11種體型、4種膚色中做出選擇,細節還包括瞳孔的顏色、毛發的有無及顏色、指甲的顏色、面部的妝容等等。

那么,這些硅膠娃娃的訂購者,到底是怎樣的人?

楊東岳覺得,“用娃娃解決性欲的成本太高了,一個娃娃未必能使用100次”。他的買家更多需要的,是一個專屬于自己的人形伴侶,心理需求大于生理需求。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大多數人對硅膠娃娃用戶的印象是宅男,平時不和女性接觸,中年娶不到老婆的。但在我們的玩家中,結了婚的也有30%-40%。夫妻倆沒有孩子,買個娃娃當女兒養。老年人喪偶,也會通過娃娃尋找精神寄托。”

而楊東岳并不想止步于情趣產業,他一直把這家硅膠娃娃制造公司,定義為科技公司。

“我們做的是仿生人,成人用品只是它的功能之一。你想象未來硅膠娃娃和人工智能結合,跟siri的技術結合,就可以跟人流暢地溝通,可以做人能做的一切事情。”

“為了女朋友,我向現實妥協,

寄了2只娃娃回老家”

張博 / 34歲

資深硅膠娃娃玩家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在中國,娃娃玩家有一個小眾圈子。和其他興趣愛好社群一樣,人們在論壇上分享樂趣和經驗,以娃會友,也出來社交。北京人張博說:“我們平時在一起,把各自的娃娃往沙發上一擱,也聊生活,聊房價,聊物價,聊國情。”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張博女友和他的娃娃們

張博,今年34歲,特別開朗健談,看不出“娃齡”已有十幾年。他和女朋友一起住,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兩個硅膠娃娃,就像家里的藝術品。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張博對娃娃的興趣,最早源于大學時代“荷爾蒙的性沖動”,青春期過了,也就放下了。直到31歲那年,他和認真交往了3年的女朋友分手,“嚴重程度有點像離婚,把心都折騰累了”。

這次戀愛失敗,使他對自己變得更坦誠,重拾對硅膠娃娃的愛好,也找到了生活目標。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之前是是干手游策劃的,現在干新媒體。娃娃有名有姓的3個,還沒有規劃好角色的,也有3個。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張博為小櫻創作的攝影作品

第一個正式到家里的硅膠娃娃是小櫻,從沒有發生過性關系,當女兒養的。花了15000多塊錢,挺大的一筆錢。當時我在北京住,沒有租房的煩惱,互聯網行業也還可以,一個月的工資,差不多把她換回來了。

這個屋里,我原來放滿了,一共有五個娃娃。因為有女朋友的原因,我寄回老家兩個。無論是感情、契約精神,我得給女朋友一些空間。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家里人知道,一開始受不了,看這東西跟看妖怪似的。在他們眼里,娃娃就跟手機、游戲一樣,是令你荒廢學業、不務正業的“罪惡之源”。我就讓他們知道,我雖然玩娃娃,但不會因為它去荒廢事業。我想以它為人生的一個新起點。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張博為小櫻創作的攝影作品

玩娃娃這個事兒,精神層面更多一點。頻繁地帶出去玩啊,拍照啊,其實得感謝貼吧,我把我內心的想法寫下來,有一個地方可以曬曬。有人給我認同、掌聲,還有人覺得,“這不就是我嗎?原來我不是孤獨的一個人”。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結不結婚跟娃娃沒有關系,你得看它適不適合你,怎樣能讓你的生活過得舒適、簡單。可能過兩年之后,覺悟、情商長了點,你明白了,還是得有一個有血有肉的妹子,學習跟人相處,跟她一起過。

但是你走不出來,也沒關系,有娃娃陪伴著你呢,你可以一輩子在那個美好的世界里待著,永遠不受現實套路的影響。

娃娃有什么用?她的用處就是,給人多了條路。

“人生來孤獨,戀人、朋友、

家人終會離開,娃娃卻不會死去。”

June Korea / 36歲

硅膠娃娃攝影師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當我在網上搜索硅膠娃娃的圖片,旅美韓國藝術家June Korea的一組攝影作品跳了出來。

在這組名叫《Eva》的作品里,硅膠娃娃是他的幻想女友,他們一起吃飯、睡覺、在戶外玩耍,和真實情侶沒什么區別。國外媒體對藝術家用“性愛娃娃”搞創作感到獵奇,不過照片毫無情色的意味,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孤獨感。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和June Korea的視頻采訪約在一個下午,他已經從美國回到韓國當老師。攝影作品里的幻想女友,也被拆解,放進幾個快遞盒子里,寄回他的家鄉。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從2002年就開始拍攝人偶了。之所以會對它們感興趣,是因為感到孤獨。

我并不缺乏社交。但當我每天獨自醒來、派對和工作后一個人回家,或者是站在人群中時,我會覺得孤獨。小時候,我曾經天真地以為我的家人、朋友永遠不會離開我,美好的記憶也不會消失,后來我發現,隨著時間過去,我還是失去它們了。一遍一遍地經歷這些,也沒有讓我覺得更好受一些。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在紐約學習藝術期間,我經歷了和當時的女朋友分手,當時就有了給硅膠娃娃一個身份,把它當作幻想女友,拍成攝影作品的想法。人會離開,但娃娃不會死去,如果我把這一切在幻想的世界里記錄下來,它就成為永恒。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2014年12月29日,是我收到Eva的第一天。美國市面上的娃娃,大多是歐美風格的,我花了1萬美元,才把它從日本運過來。身高158cm,體重36公斤的亞洲女孩Eva,就從一只聯邦快遞箱子里來到我家。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有2年的時間,我密集地拍攝,幾乎每天與硅膠娃娃為伴。我們一起睡覺,一起逛街,一起去野餐。我們一起大笑、哭泣,一起感到快樂,也感到孤單。

路人會用奇怪的眼光盯著我們看,有人還會過來摸摸Eva,但我并不在意。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我心里知道,這段戀愛關系是假的,生而為人的孤獨感,始終是無法擺脫的現實。但如果你需要,娃娃永遠陪伴你,不會死去。

“硅膠娃娃用戶不是變態,

請給他們多一些理解。”

童立

性教育專家、心理學家

硅膠娃娃到底是性愛玩具,還是人形伴侶?

它能否從情感上取代真人?

它的存在,對現實中的親密關系有沒有影響?

帶著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們找到性教育專家、心理學家童立,和他聊了聊。

童立,畢業于華中師范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方向,現從事性教育和性心理的咨詢。他碩士論文期間做的就是關于性玩具的研究,是國內最早一批關注性玩具的專家。

以下為訪談實錄: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Q:一條 A:童立

Q:如何定義硅膠娃娃?

A:硅膠娃娃又叫實體娃娃、性愛娃娃,是一種真實度很高的性玩具,它很大的功能就是能夠提供性服務。以前有很多電影、報道里提到過充氣娃娃,隨著技術的革命,材料的進化,就有了現在的硅膠娃娃。人們可能需要更多的性幻想,比如視覺、觸覺上的刺激,心理上的滿足,就產生了對仿真人玩具的需求。硅膠娃娃有一個人的形態,它其實是性玩具的一種衍生品。

Q:把它看成性愛娃娃,是否片面?

A:對于用戶來講,“性愛娃娃”存在一種污名化,好像他有娃娃,他就是個變態。用戶有時也不跟它發生性關系,還跟它一起吃飯、擁抱,叫“性愛娃娃”好像很臟一樣,用戶需要委婉一點,含蓄一點的說法。其實在我看來,這種看法對性的定義和理解太狹隘了,我們要把性的定義拉長。

Q:擁有硅膠娃娃和其他性玩具有什么不同?

A:用戶對性滿足的需求和要求會更高,他們更知道自己要什么,更好地照顧自己的欲望。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Q:擁有硅膠娃娃,會不會只是出于對陪伴和親密關系的需求呢?

A:硅膠娃娃是現實生活的一個替代、一個滿足,其實和戀愛心理蠻像的,但是更多偏向于對于一個人的占有和控制。他可能在現實生活中受到了挫折,難以建立一個較好的現實關系,或者有部分心理需要無法在現實中得到滿足,所以在一個虛擬世界里,滿足這部分幻想。

硅膠娃娃還有一個特點,它是任由擺布、無法反抗的,主人對娃娃有一個控制,這有點像SM(虐戀)情節。有些人可能無法跟真實的伴侶表達自己的欲望,他就從娃娃身上獲得滿足感。

當然也會有用戶產生“不要跟我談性,我覺得它臟,我只想美美的”這種心態。但在我們看來,性不臟,無論你要做愛還是不做愛,那都是你的選擇。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Q:用戶會把娃娃當成自己的女朋友、太太、亡妻、女兒。娃娃有可能從情感上取代真人嗎?

A:娃娃不能代替真人,但可以實現一部分情感的滿足,修補傷痛、修補失去,滿足一部分的心理愿望。

人與人的真實情感之間存在反饋,就是我對你有情感,你對我也有情感。仿真娃娃,它是沒辦法反饋它的情感的,或者說,這個情感的反饋只是用戶想象出來的。

比如,我給我女兒買一套連衣裙,我女兒可能表現出很冷淡,或很高興,她會說:“爸爸,我不喜歡這個衣服。” 但是娃娃永遠不可能有這樣的反饋。

真實的那種情感,在人的身上會有力量,會對人產生影響變化。現實生活中,人們有很多無助和無能的地方,想象的東西,當然也會給人帶來快感,它創造了一個安全區,讓人們去放松、玩樂。但那始終只是自己的世界,不是外部世界真實的反饋。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Q:當人們有了真實的親密關系,為什么還會需要硅膠娃娃?

A:真實的親密關系,是相互平等的,有自主意識的。硅膠娃娃一方面也是在性關系中有控制欲的體現,真人的不可控性更強。

數據調查顯示,絕大多數男性在婚后依然有自慰行為。當自己和伴侶在性和情感方面沒有辦法通過協商達成一致,就需要通過其他方式來滿足。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Q:接受伴侶擁有硅膠娃娃的女性,一般經歷怎樣的心理過程?

A:很多女性會產生跟老公的小三對抗的心理,“硅膠娃娃把自己打敗了”,或者“我沒有魅力了”,會出現這種挫敗感,其實沒有必要。

硅膠娃娃只是一個外界的東西,但是我們可以借用硅膠娃娃作為鏡子,了解雙方的情感關系,和伴侶做一次溝通,為什么一方需要硅膠娃娃,兩個人的情感方面出現了什么問題。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Q:女性不需要硅膠娃娃嗎?

A:通常女性的情感、情緒更加敏銳,更加復雜,她們會覺得情感和性是綁在一起的,更需要有人來愛她們,硅膠娃娃很難給她們提供精神層面的愛。男性在性方面的滿足相對簡單,相對直接。當然這是一種個人選擇,和個體的文化教育、生活方式,都有關系。

Q:外界應該如何看待硅膠娃娃用戶群體?

A:既然是一個群體,別人一定對他們形成某種刻板印象。整個社會文化對硅膠娃娃處于不接納的狀態,甚至很多人會覺得這是一種變態。

硅膠娃娃和性有關,屬于隱私,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人對性的需求,存在就有它合理的地方。如果它不影響個人的生活和工作,對社會沒有危害,不干涉就好。有能力的話,更要多一些友善、理解、支持。

部分圖片來自June Korea的《EVA》攝影作品系列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全世界有70%的成人用品在中國生產,

硅膠娃娃,就是其中之一。

它們甚至比真人更美,

長腿、細腰,大胸、窄肩,臉又很小,

可性感美艷,也可清純治愈,

是很多男性夢想情人的樣子。

只要有需要,

愛人、妻子的形象,

都有可能住進硅膠娃娃的身體。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在硅膠娃娃用戶群體中,除了單身的,

還有30%-40%是有女朋友、有家庭的。

那么硅膠娃娃,

到底是性愛玩具,還是人形伴侶?

它能否從情感上取代真人?

它的存在,對現實中的親密關系有沒有影響?

撰文 | 王微辣 攝影 | 張皓涵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今年8月,一條團隊來到遼寧大連,實地探訪了中國第一硅膠娃娃工廠。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一進入辦公區域,左邊有個3D打印機正在打印著女性的臉龐。

正中一個穿漢服的女人向我們鞠躬問好,走近看,竟然是一個硅膠娃娃。右邊沙發上,還坐著兩位硅膠娃娃,一個是學生裝扮,一個是辦公室白領。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我們一直往里走,經過的每個房間,辦公室、財務室都有硅膠娃娃在真人中穿插坐著或站著。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然后進入了流水線生產區域。生產區異常干凈,操著東北口音的大叔大媽們,在流水線上井井有條地工作著。

那些玩硅膠娃娃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硅膠娃娃,不僅僅是性伴侶 ??

蘇ICP備11068826號 | 違法信息舉報 | 聯系我們
二肖中特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