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正文是什么樣的人?一個很有趣的特務頭子
2019-06-19 03:12:32  來源:NET1640

即使稍具臺灣現代史知識的人,一般就不會不知道谷正文。這是個能干的國民黨情報機構的頭頭,中共在臺灣的組織,就是被他一網打盡以至在島內絕跡的。

谷正文是什么樣的人?一個很有趣的特務頭子

最近,讀一些鳳凰周刊的揭秘文章,發現谷正文居然是個很有趣很特別的人,間諜與反間諜工作大家都會認為是很殘酷很驚心動魄的,可谷正文竟然能用游戲的心態甚至游戲的方式來做,讀到那些故事,有點讓人忍俊不禁的感覺。看下邊倆例子:

蔡孝乾,是有鼎鼎大名的人物,日據時期創立臺灣共產黨,后逃到大陸,在江西蘇區曾被選為中華蘇維埃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是經歷過長征的唯一臺籍人士,抗戰期間擔任八路軍民運部長兼敵工部部長,1946年被中共委以重任派遣回臺灣,回來后如魚得水工作搞得有聲有色。不幸的是,他的對手是谷正文,1950年1月,蔡被谷抓到。當年也曾是老資格中共黨員的谷正文和這位中共臺灣省委書記進行了“趣味性”長談,蔡表示愿意合作,像蔡這樣的要犯,沒有理由不嚴加看管的,居然讓蔡給跑了!這就有點兒意思了。蔡跑了,谷正文很開心,認為最終不光會抓到蔡而且還可以過大把線索抓到更多的人。果然,三個月后蔡又被抓,這次被抓后,蔡是真的投降了,直接間接供出來的有1800多,其中有國防部次長吳石中將,那是中共打入臺灣國軍內部最高軍階的大人物。

在蔡孝乾第一次被抓后,臺灣共運的實際領導人成了洪幼樵。1950年3月的一個雨天,洪幼樵在臺灣南部的基隆港口撐著傘等上船,這時一個中年漢子跑了過來,對洪幼樵說:“洪先生,多危險啊,你不知道國民黨特務很快就要來了,動作要快,我的車在那邊等著。”洪幼樵還沒反過神兒來,就被對方拉著到汽車里。

車內沒人說話,只有雨水打在車篷上的聲音和洪幼樵急促的呼吸聲。

過了若干分鐘,洪幼樵忍不住了,問道:“不是說國民黨特務要來嗎?怎么這么久還沒動靜?”

拉他上車的漢子回答:“其實他們已經來了。”

“在哪兒?”洪幼樵急切地問。

谷正文是什么樣的人?一個很有趣的特務頭子

“在這里,就在這里。”那漢子指指自己。

呵呵,這漢子就是谷正文,有趣吧?

也許是因為谷正文太有趣以至有著很強的親和力,像蔡孝乾、洪幼樵、陳澤民等等中共高干,后來竟然一個個都加入了國民黨特務組織成了谷正文的同事。

谷正文曾是北大中文系的學生,擔任過中共北平學生運動委員會書記,抗戰期間在山東的八路軍115師擔任過政工宣傳大隊隊長。能神勇地破獲中共地下組織,應該和這一段經歷大有關系。其本名郭同震,進入軍統后改名谷正文,此后一直沒改過來。軍統局局長戴笠在他的日記里寫道:“郭同震讀書甚多,才堪大用。”1946年,戴笠死于空難,毛人鳳接任局長。毛在清點戴笠遺物時,在日記中發現了這段和郭同震有關的記載,重用非常。到臺灣后,“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差點炸到周恩來)是谷一手策劃實施;對大陸沿海的武裝騷擾,也是谷向蔣介石提出建議并由谷指揮的。

谷正文自幼酷愛讀書,且興趣龐雜,涉獵范圍極廣,天文、地理、文學、藝術……無所不包。他有點瞧不起蔣經國,其原因是認為小蔣沒讀啥書。谷所說的讀書,是指那種系統地深入地研讀的情形。退休后,曾有過到美國租一輛房車住,再弄上一大堆書潛心探討的事跡。

早年間,谷正文和榮高堂張瑞芳等人組成移動劇團,演出《放下你的鞭子》等抗日街頭劇,是劇團的主力演員。張瑞芳的妹妹也是移動劇團的成員,不過當時很不起眼,應該是在2000年前后的時候,她忽然聽說大名鼎鼎的國民黨特務頭子谷正文就是當年一起演戲的郭同震,十分驚訝,從大陸打電話到臺灣去,問:“我們大家當年關系那么好,工作干得也都出色,你怎么不辭而別,離開我們了呢?”那頭的谷正文呵呵一笑,答道:“那是我發現你們中一些人不可愛了。”

1980年代的某日,已經退休在家的谷正文,忽然接到干女兒谷美杏打來的電話。谷美杏在電話里哭訴,懷疑自己丈夫在外面有別的女人。谷正文掛了電話之后,氣憤難平,一聲不響地把家里幾個抽屜攪得翻天覆地,翻出一把鋒利無比的瑞士鋼刀,往褲腰里一揣,就吆喝干女兒陪他一起到臺北市郊找他女婿。

谷正文是什么樣的人?一個很有趣的特務頭子

這位鬧婚外情的女婿在臺北近郊一所專科學校當老師。父女倆搭了一個小時的出租車,趕到學校。女婿不知道老丈人大駕光臨到底是為了何事,接到門房通知就趕忙到到客室接待老丈人。岳婿兩人見面和平日一樣有說有笑,女婿問谷正文臨時來找他是不是有特別的事情。谷正文說,沒事,只是想問問你是不是在外邊有了別的女人?女婿被這么突然一問,怔在當場,無從答復。谷正文笑瞇瞇地說,沒有就算了,反正女人都容易犯疑心病。可是,女婿不知是心里有鬼,還是怕和老丈人話說多了露出馬腳,就推說還有公事要辦,不能多耽擱,起身就想走。谷正文一個箭步追上去,不等女婿警覺轉身,就緊握尖刀往女婿屁股猛力刺去。

“哇呀!”一聲慘叫,女婿回頭但見老丈人眼冒殺氣,怒火逼人,哪敢與他交鋒,拔腿就跑,一邊跑還沿路滴血,校園里的師生都為之側目。

谷正文冷靜地告訴干女兒谷美杏:“事情辦完了,咱們走吧!”

花容失色的谷美杏半晌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趟“任務”,是谷正文“制裁”感情出軌的女婿。假如普天之下的老丈人都像谷正文這么冷峻,卻又這么懂得適可而止,“制裁 ”而不致人于死命,讓感情走私的女婿飽受皮肉之苦,有哪個好色的男人膽敢再為所欲為呢?

谷正文前后一共有四位妻子。谷正文的第三任妻子,姐妹都是共產黨員。不知是因為感情不好,還是她發現了谷正文的軍統特務身份,抑或只是谷正文自己疑心太重。總之,按谷正文的說法,有一次,這位妻子趁他不注意,在茶水里下了毒。他端起茶杯,仰頭正要喝,卻見茶水表層有粉末在晃動,當下就疑心茶被動了手腳。所幸他夠機警,不然豈不成了冤死鬼?

年輕時代受過這么一次“驚嚇”,以后他不論到哪喝茶、吃飯,都提高警覺。服侍谷正文晚年生活的干女兒谷美杏說:“在陌生場合,任何人沏茶請他喝,哪怕是一口他都不喝。”谷美杏也是和谷正文相處了好一陣子,才慢慢取得他的信任,最后終于能放心地吃喝她準備的吃食。

疑心病救了自己一條命,但,或許是因為疑心病,也或許是谷老命中注定獨缺子女緣,他的子女一個個離他而去,九個親生的孩子如今都不在身邊,不是遠居美國,就是各自成家立業,散居在臺灣各地,頂多逢年過節回臺北永康街老屋子看看他,問聲好,如此而已。

谷正文是什么樣的人?一個很有趣的特務頭子

95歲的遲暮老人了,耳朵背,又中過風,陪伴他的是一張輪椅,一屋的書籍,與一個和他沒有一點血緣關系的干女兒谷美杏。谷美杏本姓張,二十多年前,她一位在情報局工作的好朋友領她到谷正文家里做客。當時,美杏不過二十出頭,人長得漂亮甜美,很得谷正文的喜愛,把她當自己女兒一樣看待。不久,美杏還把自己父親介紹給谷正文,從此成為知交,谷正文便認美杏作干女兒,視如己出。但是,父女倆真正住到一塊兒,還是美杏的生父過世以后。那時,她自己結了婚,有先生和孩子要照顧,卻待谷正文如父親一樣,谷正文很感動。

早先,谷正文的一位孩子警告美杏:“你小心一點,不要哪天被我父親賣了都不知道!”

美杏笑答:“我沒什么好賣的,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他不高興,怕他罵人,我告訴過他,為了發泄情緒,你可以摔東西,但是我只求求你不要罵我,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谷美杏講到這里,眼里閃著淚光。

谷正文在一旁張開缺牙的嘴巴一個勁兒的笑,還喃喃地說:“我是湊合著過日子!”

谷正文是什么樣的人?一個很有趣的特務頭子

美杏拉開嗓門笑著對谷老說:“你還好意思說你湊合著過日子,吃肉包子要吃鼎泰豐的,不是鼎泰豐的不吃,一天一盒鼎泰豐包子,還每天吵著要吃沙茶牛肉。”

谷正文笑開了懷,這笑顏里摻雜著淡淡的愁緒和深深的無奈,映照著他大半生泛黃的老照片,是不是老特務的結局都會像谷正文這樣?

谷正文退休時是情報局(其前身即保密局)督察室主任,少將軍銜。2007年去世,終年97歲。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蘇ICP備11068826號 | 違法信息舉報 | 聯系我們
二肖中特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