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做一個新疆王究竟得有多狠?
2019-06-19 09:12:33  來源:NET1640
FFC%D0%C2%BD%AE%2B%BF%D6%B2%C0FFCFFC%D0%C2%BD%AE%2B%C9%B1%C8%CBFFC

做一個王,尤其是做一個新疆王,需要什么代價?

盛世才用實際行動的回答是:五萬顆非法詞攔截(FFC%C8%CB%CD%B7FFC),方稱得一個“王”字。

7月13日,是“新疆王”盛世才去世47周年,盡管歷史塵埃已定,但關于這位在1933-1944年主政新疆的軍閥、屠夫,歷史的討論卻從未終止。

而今天,最愛君就要跟大家一起來重溫這位血腥軍閥的個人史,以及透視,蔣介石為什么一直力排眾議,堅持不肯殺掉這位雙手沾滿鮮血的軍閥屠夫?

蘭州血案:復仇的兇手

1949年5月17日,處于大戰前夕的蘭州城,發生了一起滅門血案:城內邱宗浚一家滿門11人全部被殺,兇手在作案后還用鮮血在墻上留下一行字:“十年冤仇一日雪”。

被滅門的邱宗浚,是曾經統治新疆達11年之久的新疆王、盛世才的老岳父,而根據蘭州市警察局事后的多方偵查,兇手共達13人之多,其中多數都有親友被盛世才所殺,此中殺人最多的劉自立,其弟弟一家四口均被盛世才所指使殺害,劉自立在多次尋仇無果后,轉而將殺氣傾瀉到了盛世才的老岳父全家身上。

親人被殺,盛世才卻心虛。

他以一個失意低階軍職人員的身份,投機奔赴新疆,沒想到短短三年間,卻因緣際會碰上了新疆動蕩,并借著投靠蘇聯人最終掃蕩各路對手,登上“新疆王”寶座,權力來得太偶然、太快,對于這位出身貧寒,靠著投機倒把上位的亂世梟才來說,惴惴不安、憂慮多懼,是內心難以揮去的陰影。

盛世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做一個新疆王究竟得有多狠?

1892年,盛世才出生于奉天開原縣(今遼寧省北部開原市)盛家屯,盡管家境貧寒,但盛世才仍然堅持讀完中學,并于1917年赴日本東京明治大學攻讀政治經濟學;1919年,他回國參加五四運動,在動蕩的時代中,盛世才決定投筆從戎,隨后進入由李根源主辦的云南陸軍講武堂(廣東)韶關分校學習。

如果只看這一段,他儼然是一個渴望激蕩時代的革命青年。

可惜,與同樣投筆從戎的張自忠等人相比,他既非良將,也非忠臣,更不是拯救蒼生的民族英雄。

偽“革命青年”:傍勢發家

盛世才一生中,最擅長的就是抱大腿,各種各樣的抱大腿。

從軍校畢業后,盛世才經李根源介紹,回到東北老家,投身奉軍第八旅郭松齡部,并從排長、連長直升到上尉參謀,為了攀緊郭松齡這個大腿,盛世才還不惜與前妻離婚,最終如愿娶了郭松齡的義女邱毓芳。

在郭松齡的推薦下,1923年,盛世才取得張作霖的支持,前往日本陸軍大學學習,但到了1925年,由于郭松齡反奉失敗,張作霖撤銷了對盛世才的公費資助,但盛世才仍然左右逢源鉆營,最終先后取得了孫傳芳、馮玉祥、蔣介石的資助,完成了在日本的留學。

盛世才與蔣介石的“師生”情誼,也由此而來。

盛世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做一個新疆王究竟得有多狠?

盡管曾經受到蔣介石的資助,但日后盛世才卻曾經在各種公開和私底下的場合表示,蔣介石“感情用事”、“度量狹小”,用人“分南北界限”,“決難作全國之首領”。

在依靠蘇聯人撐腰、擊敗新疆境內各路政敵后,盛世才還力邀斯大林屯兵在新疆東部,以防止西北的馬家軍和蔣介石的中央軍西進威脅他的統治;1944年臨被迫下位前,他甚至還不惜大肆逮捕國民政府派駐新疆的100多位要職人員,并再次密通蘇聯,大有與蔣介石翻臉的趨勢,可惜由于蘇聯人不再信任他,而“功虧一簣”。

盛世才要的,是一個左右逢源的新疆,但他想不到的是,日后拯救他卿卿性命的,卻是這個他一直陰奉陽違、看不起的老蔣。

上位:“遠交近攻”成就新疆王

盛世才在新疆的上位,頗具偶然性。

從日本留學歸來后,盛世才一直在國民政府擔任閑職,對于自己掛著“參謀本部第一廳第三科科長”的小職員身份,盛世才是很不滿意的。

1929年,盛世才因緣際會結識了新疆省秘書長魯效祖,由于當時“新疆王”金樹仁正在訓練軍隊缺乏人才,因此盛世才便主動請纓,輾轉蘇聯,最終進入新疆投奔金樹仁,并在短短三年間一路攀升,逐步掌握了一定軍權。

1933年,新疆發生“四·一二”政變:由于不滿金樹仁,由東北輾轉蘇聯進入新疆的東北義勇軍,與由白俄轉化的歸化軍一起,聯合推翻了金樹仁的統治,迫使金樹仁倉惶逃跑,事后,手握重兵的盛世才迅速回師迪化(今烏魯木齊)爭奪大權,并在此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掉了陳中、陶明樾、李笑天等“四·一二”政變人員,最終一舉控制了迪化及其周邊的軍政大權。

盛世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做一個新疆王究竟得有多狠?

盛世才的“新疆王”生涯,由此開始上路。

在當時,新疆境內存在多股勢力,其中實力最強勁的,實則是屯駐伊犁一帶的張培元,以及從甘肅一帶進入新疆的馬家軍家族的馬仲英,為了擊敗這兩路強敵,盛世才啟用了“遠交近攻”策略。

對于遠隔千里的國民政府,盛世才先是向蔣介石表以忠心,然后又迅速向相隔的蘇聯人求援,實行“遠交”;“近攻”,則請得斯大林出兵新疆,依靠蘇聯紅軍擊敗了張培元和馬仲英的軍隊,迫使張培元兵敗自殺,馬仲英倉惶南竄;隨后,盛世才又以收買手段瓦解分化了東北義勇軍,并刺殺了白俄歸化軍頭目巴品古特,最終一舉奠定了他長達11年之久的統治新疆生涯。

投機反復:從蘇聯人到老蔣

作為一位游客,如果你是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盛世才統治時期進入新疆,你或許會產生一種錯覺,我這是到了蘇聯嗎?

在省城迪化,廣播電臺里到處播放著蘇聯民歌《喀秋莎》、《祖國在召喚》;在全疆的70多家電影院里,《列寧在十月》、《被開墾的處女地》等近百部蘇聯電影輪番上映;《新疆日報》更是以漢、維、哈、蒙四種文字刊載塔斯社電訊;甚至馬列主義理論也在這里隨處可見。

為了獲取蘇聯人的援助和力挺,盛世才還與蘇聯簽訂了長達50年的《新蘇租借條約》,不惜以允許蘇聯在新疆駐軍“看護”,出賣新疆全部礦產、交通、工業資源、權利等為代價,引領蘇聯人的勢力入疆扶持自己。

剛開始,盛世才對蘇聯人態度也是極盡諂媚,甚至在1933年和1941年提出,要將新疆以加盟共和國的方式加入蘇聯,只是蘇聯鑒于與國民政府的聯合抗日等關系而未予接受。

為了加速“進步”,盛世才又向蘇聯人提了個請求:我向往共產主義,我要申請入黨!

為此,盛世才經常邀請蘇聯派駐新疆的代表到他家里吃飯,然后就帶蘇聯人到他的書房參觀,讓別人看他到處搜集來的馬列主義書籍,然后“借著酒意”,一臉“忠誠”地說,我從年輕的時候就參加五四運動,向往馬列主義,是蘇聯革命的忠誠信徒啊!

不管蘇聯人對這事兒信還是不信,根據盛世才回憶錄的自述,盛世才最終于1938年8月秘密加入了蘇聯共產黨,并從蘇聯高層莫洛托夫手中,接收了編號為第1859118號的黨員卡。

盛世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做一個新疆王究竟得有多狠?

但見風使舵的盛世才,搖擺得比誰都快,即使對他曾經的主子、蘇聯人,也是如此。

1942年,眼看著蘇聯在蘇德戰爭中節節敗退、形勢不妙,盛世才開始倒向他的“恩師”蔣介石一邊,并將在與蘇聯共產黨甜蜜時期進入新疆的延安要員,例如毛澤民、陳潭秋等紛紛逮捕殺害。

為了挽留盛世才這個忠實的奴才,斯大林派出蘇聯副外交人民委員德卡諾佐夫,攜帶莫洛托夫給盛世才的信來到迪化,見面后,德卡諾佐夫對盛世才說:“你是聯共黨員,要永遠信仰馬克思主義,不能動搖。”

盛世才對于昔日的主子,也毫不客氣:“至于我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我必須非常坦率地告訴您,這是絕對不再可能的事情了。談到我的政府的政策問題,我只能告訴您,作為三民主義的忠實擁護者,我要在新疆建立民主統治。”

但蔣介石并非省油的燈,見盛世才開始倒向國民政府,蔣介石一邊派員開始進駐新疆,一邊屯軍在新疆與甘肅交界的星星峽一帶,隨時準備開進新疆。

眼看個人統治岌岌可危,盛世才又想到了蘇聯人,于是他給斯大林寫信,表示愿意繼續效忠,并第三次提出想將新疆以共和國形式加盟蘇聯,這一次,蘇聯人不僅沒買他的帳,而且轉身就將盛世才的計劃告訴了蔣介石。

蔣介石不動聲色,繼續命令中央軍進駐新疆哈密,為了避免與國民政府決裂,斯大林最終也同意將蘇聯紅軍撤出新疆,失去靠山的盛世才最終只得服軟,這一次,他又換了個黨,從蘇聯共產黨改而加入了中國國民黨,并向蔣介石效忠表示“矢志擁護中央,盡忠黨國,絕對服從領袖”,而新疆的六星旗,也改成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屠夫:十萬非法詞攔截(FFC%C8%CB%CD%B7FFC)+殘殺親人

盛世才的“新疆王”生涯,至此逐步走入了尾聲。

“山西王”閻錫山在民國時,曾經有一個非常著名的言論,他說他是要在蔣介石、延安和日本人“三個雞蛋”上跳舞,非常為難;而對于盛世才來說,他則是要在蘇聯人、蔣介石和延安“三個雞蛋”上跳舞。只是不同的是,閻錫山縱橫捭闔,一直到1949年才敗退,而盛世才卻反復無常,將“三個雞蛋”都得罪了個遍。

這自然是沒有好果子吃了。

盛世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做一個新疆王究竟得有多狠?

而在內部,盛世才則在新疆大肆實施恐怖統治、誅鋤異己。盛世才學習蘇聯的“克格勃”,在新疆全省建立情報網絡,并在執政11年間,先后制造6起大型“陰謀暴動案”和若干小型案件,被逮捕處決的各界人士達5萬人之多,民間更是盛傳:“盛世才十年督辦,十萬非法詞攔截(FFC%C8%CB%CD%B7FFC)”。

為了鞏固自身統治,盛世才甚至不惜向親人下手,1942年,由于擔心兄弟奪權,盛世才派人暗殺了他的四弟、新疆機械化旅旅長盛世騏,隨后又將他的四弟媳等人污蔑成暗殺兇手加以處決;在結好蘇聯和延安時,盛世才又不惜將自己的親妹妹盛世同,嫁給了延安代表俞秀松(化名王壽成),而在與蘇聯等決裂后,盛世才又下令殺掉俞秀松,為此盛世同也與他兄妹反目,并依母姓改名安志潔。

尾聲:“魔王”的謝幕

1944年9月,礙于國民政府中央軍已進駐新疆,自感大勢已去的盛世才,最終無奈接受了蔣介石的安排,從新疆飛抵重慶,出任農林部長。

盛世才前腳剛走,被暴政壓抑了多年的新疆人民便開始怒火噴發,許多人紛紛到迪化的新疆督辦公署門前焚燒紙錢,一邊祭悼被盛世才所殺的親友,一邊怒罵盛世才,就在盛世才宣誓就任農林部長的第二天,1944年9月19日,新疆民眾發表《新疆省全體民眾討盛檄文》,而《盛世才禍新紀略》的小冊子也在重慶到處散發,由于民情洶涌,嚇得盛世才都不敢去農林部上班,逃到黃山躲了起來。

1945年5月,國民黨召開“六中全會”,會場掀起了憤怒聲討盛世才的狂潮,鑒于民情洶涌,國民政府下令將盛世才撤職,并責成法院查辦盛世才在新疆的屠戮暴政事宜。

但危機時刻,蔣介石最終保住了盛世才。

在蔣介石看來,盛世才盡管千錯萬錯,但他畢竟和平將新疆移交給了國民政府,并且蔣介石對于政敵,基本還是能寬恕仁和,看看閻錫山、白崇禧日后都選擇到臺灣就知道,蔣介石對于這些政敵,盡管惱怒,但還不至于置他們于死地。

盛世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做一個新疆王究竟得有多狠?

盡管如此,諸多盛世才時期的受害者,仍然不依不撓,希望將盛世才繩之以法,對此蔣介石有一次在會議上,非常坦誠地說:“某同志昨天在會上述及盛晉庸(盛世才)同志在新省主政時慘殺民眾一事。諸位同志,要知道新疆省在我國西北邊陲,其面積十五倍于浙省,自民國成立以來,中央與該省之聯系似斷似續,無權過問,盛同志卒能運用其力,將新省奉獻于中央,功在黨國。諸位同志,要明了此旨,顧念大體,勿再責難往事……”

而盛世才也嚇破了膽,在隨老蔣退往臺灣后,盛世才隱姓埋名,甚至晚上睡覺,枕頭邊也經常藏著一把手槍,上世紀六十年代,他住在臺北南京東路的一處民宅里,有時候旁邊的居民,經常會看見他穿著便服,拖著大板鞋,在小店里買東西,偶爾也會有熟人認出他來,對此他都是連連否認,說:“你認錯人了,我不是盛世才,我姓顏,姓顏。”

1970年7月13日,盛世才由于腦溢血,最終在臺北空軍總醫院死去。

至此,一代“新疆王”終于謝幕。

世間,再無盛世才。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蘇ICP備11068826號 | 違法信息舉報 | 聯系我們
二肖中特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