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商部族第九任首領上甲微?上甲微的人品如何?
2019-06-18 18:12:13  來源:NET1640

上甲微,子姓,名微(一名“昏微”),字上甲,王亥的兒子,王恒的侄子,商部族第九任首領。《史記·卷三·殷本紀第三》中有提到他,但沒有詳細記載其事跡。

如何評價商部族第九任首領上甲微?上甲微的人品如何?

早年

其母在甲日生下上甲微,但目前已無法查到其生日是何時。后來,其母依照在其生日的天干來命名其字為“上甲”。之后,凡是商民族一生下孩子的時候,都依照當天的天干來取孩子的名。像是商湯在一生下時,被命名其號為“天乙”(甲骨卜辭中作“大乙”),是因為當天是乙日。但這證明不見得商民族一出生孩子,一定要以當天的天干來命名其名,有時可以因此命其號。屈原在《天問》中稱“上甲微”為“昏微”。按吉城《天問甄微》之說,“昏”并非“昏庸”,而是指上甲乃“昏時”所生。殷人以時、日取名,自干支外,若冥、若昌、若發、若旦皆是,微蓋以“昏時”生,故曰“昏微”,省言則曰“微”。

殺綿臣

相傳王亥與兄弟王恒趕著牛群,馱著貨物,向北跨過黃河,到易水流域有易氏(今河北易縣、徐水一帶)之地貿易,有易氏首領綿臣設宴歡迎。宴飲時,王亥兄弟有失檢點,激怒綿臣。綿臣派人殺死王亥,扣下牛羊和全部貨物,將王恒等人驅逐出境。(王恒奪回了牛羊)王亥之子上甲微決心為父復仇,因為上甲微是個賢能的君王,河伯(一個部族的名字)只得助他攻打有易。上甲微自己也組織起武裝隊伍,與河伯共同出征。雙方在易水之側激戰,有易氏被徹底擊敗,綿臣在混戰中被殺。上甲微班師回朝之后,河伯對綿臣的被殺非常痛心,暗中把有易族的孑遺集合起來搬到另外一個地方居住,成立了一個叫搖民國的國家。上甲微繼承祖契的事業,振興商族,死后受到殷人隆重祭祀。

如何評價商部族第九任首領上甲微?上甲微的人品如何?

周文王的遺命中也有記載,見保訓:<保訓>

惟王五十年,不瘳,......昔微假中于河,以復有易,有易服厥罪。微無害,乃歸中于河。……傳貽子孫,至于成湯。其中就寫到上甲微滅有易的事件.

身后

商朝建立之后,歷任君主為了紀念祖先的功勞,而對之進行祭典。其中,對上甲微的祭祀特別隆重。武丁在位時,就曾經為上甲微而舉行一場祭祀典禮,并且向他報告目前的國家情況。除了武丁之外,就沒有其他商朝君主祭祀他。不過,甲骨卜辭中說,上甲微時常受到商人之報(祭祀)

疑云

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

眩弟并淫,危害厥兄。

何變化以作詐,后嗣而逢長?

——屈原

如何評價商部族第九任首領上甲微?上甲微的人品如何?

屈原在《天問》中說:“昏微遵跡,有狄不寧。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眩弟并淫,危害厥兄。何變化以作詐,后嗣而逢長?”《天問》這八句詩的大意指:上甲微即殷侯之位后,為報殺父之仇而率師伐有易。他晚年時淫亂,曾與自己的弟弟共同與一位婦女私通,因此而危害到自己。上甲微的這個弟弟則個性奸詐,但他的子孫卻得以長久。有學者認為,這是指“舜與象”的故事,也有學者認為是指“王亥與王恒”的故事,故此存疑。不過,楚辭學家姜亮夫認為,從《天問》這段話的文意、文法、用韻等幾方面來判斷,無疑是在指上甲微的事情。如今,《屈原<天問>解疑》的作者吉家林十分贊同姜亮夫的看法,并且解釋了上述《天問》詩句的本意。他推測上甲微可能是在晚年變得十分淫亂,且他的諸弟都各懷私心,使整個殷族陷入混亂的局面,直到上甲微的一位“眩弟”靠欺詐而接了上甲微之位,成為殷族的新一任首領。之后,這位“眩弟”又傳位給自己的兒子,而不傳給上甲微的兒子,故“眩弟”的子孫后代昌盛久長。吉氏的解釋與司馬遷《史記·殷本紀》中記載不符,《史記·殷本紀》:“微卒,子報丁立。”這說明接上甲微之位的是他的兒子“報丁”,而非其“眩弟”。但是,王國維按殷墟甲骨卜辭考證了商先公先王的世系,他在《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考》、《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續考》、《殷周制度論》中均指出,接上甲微之位的是“報乙”,而非司馬遷所說的“報丁”;接報乙之位的是“報丙”,接報丙之位的才是“報丁”。至于報乙是上甲微的兒子還是弟弟?報丙是報乙的兒子還是弟弟?報丁是報丙的兒子還是弟弟?甲骨卜辭中并未有說明。不過,“上甲微、報乙、報丙、報丁”中的“甲、乙、丙、丁”四個甲骨字的刻法是有區別的,上甲微的“甲”字外邊是全封閉的“□”,中間有一個“十”;而報乙的“乙”字外邊是半封閉右開口的“[”,報丙、報丁的“丙”和“丁”字外邊則是半封閉左開口的“]”。王國維認為,上甲微是商先公之首,故“甲”字在“□”中,而報乙、報丙、報丁之“乙、丙、丁”字在“[”或“]”中。對此,我們可以作進一步的分析。甲骨卜辭中的“甲、乙、丙、丁”四字的刻法可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在“□”中,第二類是在“[”中,第三類是在“]”中,這三類是有區別的。按王國維之說,上甲微是商先公之首,故“甲”字在“□”中,這是第一類;而第二類在“[”中的報乙,有可能是上甲微的“弟弟”;第三類在“]”中的報丙、報丁,則有可能是報乙、報丙的“兒子”。這就是說,先公之首用“□”,接位的如果是弟弟用“[”表示,如果是兒子則用“]”表示。王國維還說:“商之繼統法以弟及為主,而以子繼輔之,無弟然后傳子。自成湯至于帝辛三十帝中,以弟繼兄者凡十四帝。其以子繼父者,亦非兄之子,而多為弟之子。”(見王國維《殷周制度論》)所以說,吉家林《屈原<天問>解疑》之說是有一定道理的,可將接上甲微之位的報乙視為上甲微的弟弟,亦可將接報乙之位的報丙視為報乙的兒子,將接報丙之位的報丁視為報丙的兒子。王國維對出土甲骨卜辭中商先公先王的考證,證明了《史記·殷本紀》中“微卒,子報丁立”之說是有誤的。

對于上甲微的評價很多為正面的,但終究也有少數為負面的。展禽在批評臧文仲祭祀爰居時,舉例一些過去的圣賢,其中他肯定上甲微:“能帥契者也,商人報焉。”。在《今本竹書紀年》中,認為他是把原先勢力衰弱的商國恢復成強大勢力的中興君主。另外,班固在《漢書·古今人表》中同時把上甲微、其祖父冥和父親王亥列在“中上”這種人品,但這也表示他比智人的人品還要不如。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二肖中特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