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文愛張樂怡嗎?盛愛頤留在了心里,她陪在了身邊
2019-06-18 23:11:58  來源:NET1640

關于愛情,張愛玲曾一針見血說道:“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對于男人來說,似乎心里有一個放不下又得不到的人,是常有的事,在每個午夜夢回之時,閉上眼想到的,與身邊相伴的,總不是同一個人。對此,大多數人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充滿遺憾的將就愛情,還有少數人卻能既讓白月光永在記憶之中,又能讓身邊的紅玫瑰永遠盛開,前者如世間無數凡夫俗子,后者如宋子文。

宋子文愛張樂怡嗎?盛愛頤留在了心里,她陪在了身邊

走進宋子文的感情世界里,有兩個女子的名字不能抹去,一個是盛愛頤,一個是張樂怡,這是兩段結局截然不同的愛情,一段是多少愛戀盡付山高水遠的錯過,一段寫下修成正果白頭偕老的故事,一言概之,一個留在了心里,一個陪在了身邊,但,他這一生的愛情,雖有遺憾,卻無辜負。

宋子文愛張樂怡嗎?盛愛頤留在了心里,她陪在了身邊

宋子文初遇盛愛頤的之際,正是少年風華正茂時,一個是二十來歲的翩翩公子,留學回來,舉止氣度不凡,一個是剛剛十六歲的盛七小姐,眾星捧月,不知人間疾苦。宋子文是盛家公子的秘書,由于盛家公子整日花天酒地,黑白顛倒,所以每次宋子文去盛家總要從早上等到中午,一來二去,便結識了盛愛頤,他教她英文,兩個人在相處之中漸生情愫。

 宋子文愛張樂怡嗎?盛愛頤留在了心里,她陪在了身邊

不過可惜,在那段好時光里,宋子文還不是后來的宋子文,而宋家也不是后來歷史上頗具影響力的宋家,他們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受到了盛七小姐家人的強烈反對,盛家人以一紙文書將宋子文發配到武漢的漢冶萍分公司當小科長。上海到武漢的距離讓宋子文與盛愛頤遙遙相隔,可那時年輕,為了愛情誰都可以不顧一切,距離不僅沒有分散他們,反而讓宋子文越挫越勇,他從武漢辭職回上海,在得知盛七小姐會去杭州錢塘江觀潮的時,特地去杭州與她相見。

那一年錢塘江潮來潮去,他們兩人在江畔執手相對,宋子文問她是否愿意和她一起去廣州,而盛七小姐沉默之后,將一片金葉子送給了他,自此別過,這段愛情從此有始無終。

南下多年,宋子文從籍籍無名到闖出一片天地,時間一晃就是多年,等到1930年,宋子文再回上海,已經成家立業,他娶了張樂怡,一個與盛七小姐性格完全相反女子,她熱烈張揚,初次相見時就闖入他的視線,宋子文回憶兩人初次相見的情形:“她仿佛是我期待已久的情侶……相識恨晚,勝過盛七小姐。”而盛七小姐,也他結婚在數年后,嫁給了另外一位待她極好的男子。

宋子文愛張樂怡嗎?盛愛頤留在了心里,她陪在了身邊

宋子文和盛七小姐永遠的錯過了,但在他的心里,盛七小姐一直都有一個位置,所以后來他的三個女兒取名,名字里都帶有一個“頤”字,他懷念著她,因為在多年后,他才明白上海女子送金葉子是答應他的意思,他也才知道原來她等了他很多年,更后知后覺的懂得,他們之所以沒有在一起,不是因為門不當戶不對,而是因為他們之間還有剪不斷理還亂的家國愛恨。可這又如何呢?再怎么樣,錯過了的就是錯過了,放在心里懷念,畢竟他已經有了家室,年少時候已經與愛情擦肩而過過一次,那么余生再遇到的人,就好好珍惜吧。

張樂怡是幸福的,因為宋子文愛她疼她寵她,更因為他不會因為心中還有別的女子而冷落于她;盛愛頤也是幸運的,因為宋子文在心中懷念了她一輩子,在宋子文離開大陸之前,都曾委托一位留在大陸的民主人士關照她。而宋子文呢,他更是幸運的,因為在白月光和紅玫瑰的難題上,他的做法令人佩服,讓三個人的一生都得以圓滿。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二肖中特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