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諜海孽雄”谷正文真相是什么?
2019-06-19 04:12:12  來源:NET1640

谷正文(1910~2007),山西汾陽人,原名郭同震(本文統稱其谷正文),是一個極其復雜、擁有多重角色的漢奸、國民黨大特務,對中國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谷正文在《白色恐怖秘密檔案》“自序”中,自夸說“近年臺灣出版的回憶錄很多,陳立夫的回憶錄最假最壞,谷正文的最真最好”。實際上,他出于其反動立場和自我吹噓的需要,采用故意隱瞞、張冠李戴、夸大事實等手法,多處嚴重失實。

谷正文不是北京大學學生

揭秘:“諜海孽雄”谷正文真相是什么?

《白色恐怖秘密檔案》正文第一句話就說:“在民國二十四年這個戰亂頻仍的時代,我以北京大學中文系學生的身份加入了戴笠的軍統局。”

媒體到北京大學檔案館查閱了1932年到1935年前后的新生入學登記或學生名單,根本沒有“郭同震”這個名字,而且從山西汾陽考入北京大學的學生中,也沒有和他的情況相吻合的。

1935年一二·九運動后期,北京大學所在地沙灘地區的一些青年,組成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的一支隊伍,谷正文任大隊長。由于這支隊伍不是由北京大學學生組成,所以,人稱谷正文為“雜牌大隊長”。從此,“雜牌”也就成了他的外號。

2012年2月22日,媒體采訪了1933~1937年就讀于北京大學、1935年秋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北大黨支部書記、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總隊秘書長、現年101歲的劉導生同志。據劉老回憶:谷正文根本不是北京大學的學生。但是,谷正文第二任妻子吳春蓮是北京大學學生,被捕后關押在北平草嵐子監獄。劉老曾經代表地下黨組織,到監獄給吳春蓮送過點心,但沒有見過她本人。

曾是為虎作倀的日軍漢奸

谷正文曾投奔了日軍甲字第1415部隊“城里憲兵隊”(對外稱“濼源公館”)曹長、號稱“濟南之虎”的武山英一,成了其手下的漢奸特務。

歷史親歷者、山東曲阜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孟蒙在《我對“諜海梟雄”的揭秘和斗爭》《抗戰期間解救我黨戰俘親歷記》中,披露谷正文為虎作倀、殘害共產黨、八路軍和抗日志士的罪行。

揭秘:“諜海孽雄”谷正文真相是什么?

1941年秋,日偽軍對魯中南大青山抗日根據地發動大“掃蕩”,中共山東分局黨總支書記馬楠(女)和共產黨的摯友、國民黨山東抗敵協會主任、山東戰時工作推進委員會副主任李澄之被俘。他們堅貞不屈,日軍改以懷柔軟禁,而負責監視他們的,就是日本憲兵隊曹長武山英一和谷正文。

1942年春,日軍將馬楠軟禁在蔣光野、丁潔夫婦家,李澄之被軟禁在濟南經五路小緯二路頤恕里,也就是谷正文和日軍翻譯住的小院(不久馬楠也轉到這里軟禁)。當年16歲的孟蒙(化名孟波),在中共地下黨組織的支持下,假借向谷正文請教戲劇表演、聽留聲機唱片等等,與馬楠、李澄之接觸、聯系,準備營救他們。

1943年7月,在中共泰山地委的配合下,孟蒙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馬楠帶出城,送到八路軍活動區。兩個月后,他又如法炮制,幫助李澄之逃出魔窟。

開始谷正文不知道是孟蒙所為,陷入迷茫,后來知道了,氣得咬牙切齒:“非把小孟的頭砍下來,掛在普利門上示眾不可。”

在濟南的兩三年間,谷正文參與破壞了國民黨濟南鐵血鋤奸團(機關在芙蓉街芙蓉巷)、中共濟南工委(機關在大明湖畔辛公館),對被捕的中共濟南工委武思平等共產黨人殘酷刑訊。

抗戰勝利后,武山英一被逮捕;1947年9月30日,被判處死刑并執行。但在抗戰勝利前夕,谷正文改名換姓,逃到北平。也就是在這個時期,“郭同震”變成了“谷正文”。

揭秘:“諜海孽雄”谷正文真相是什么?

谷正文在他的回憶錄中,有意回避了他為虎作倀的這段漢奸歷史。

飛賊特務并未“倒掛金鉤”

谷正文在《白色恐怖秘密檔案》一書“小偷助我破獲北平共黨地下電臺”一節說:小偷出身的軍統飛賊特務段云鵬采用“倒掛金鉤”的方法,發現中共密臺“位于北平桌子腿胡同四號院”,他帶人將電臺臺長李政宣等人當場抓獲。

1947年9月24日,中共中央社會部北平地下電臺確實遭到國民黨軍統北平站的破壞,此案致使西安、承德、沈陽、蘭州、天津、上海等多處中共地下電臺受到牽連遭到破壞,被捕的中共地下黨人達百余人之多。

綜合羅青長、葛佩琦、熊向暉、沈醉等多人的回憶資料,該案件的大致情況是這樣的。

王石堅(化名趙耀斌),時任中共中央社會部西安情報系統聯絡人,被周恩來譽為中共情報史上“后三杰”的熊向暉、陳忠經、申健,就屬于王石堅的西安情報系統。

1947年9月,國民政府主席北平行轅電檢科科長趙容德(趙醒吾)發現在北平鼓樓東部有一個可疑的電臺呼號,就用吉普車載著偵測臺進行偵測,最后鎖定在京兆東公街周圍地區。軍統北平站偵防組組長谷正文派“飛賊”特務段云鵬負責偵查,最后在京兆東公街24號破獲了這部電臺。

《白色恐怖秘密檔案》在這個案件的記述上至少有兩處錯誤。一是李政宣密臺地址不是北平桌子腿胡同4號,經考證是京兆東公街(今稱東公街)24號;二是軍統飛賊特務段云鵬是從無線電天線的異常上發現的電臺,而不是神乎其神的所謂“倒掛金鉤”。

段云鵬(又名段萬里),1904年生于河北省冀縣徐家莊,曾在北洋軍閥曹錕部下吃糧當兵。后來拜“燕子李三”為師,學了不少偷盜作案的本事。他身手輕快,擅長爬高越溝、躥房越脊,人送外號“賽貍貓”,但也不是什么會“飛檐走壁”的江洋大盜。加入軍統后,他化名宋再起,干起了特務勾當。

段云鵬被捕后的審訊檔案上記載,接受谷正文布置的任務后,開始階段他也是不得要領,毫無進展。一天,他在看京兆東公街東邊學校學生打籃球時,抬頭時無意間發現,24號院的收音機天線與眾不同。別的天線比較低,隨便豎根木棍或竹竿,上頭綁把兒破鐵絲或綁個十字形的金屬架,唯獨這家天線桿又粗又高,由東南到西北豎著兩根桿子,距離很寬。于是,他開始監視這個院子,發現了中央社會部李政宣密臺。1947年9月24日,軍統特務抓捕之前,段云鵬先悄悄潛入院子,蹲在窗戶下面,等到李政宣密臺報務員發完電報后才抓捕。

揭秘:“諜海孽雄”谷正文真相是什么?

其實,監視平房內報務員的情況,根本沒有必要腳掛在房檐上來什么“倒掛金鉤”,蹲在窗戶下面是最好的辦法。谷正文的筆法屬于武俠演義,不過為了吸引讀者罷了。

受傷的是李才而不是劉仁

谷正文在《白色恐怖秘密檔案》正文開篇的“北平時期的國共情報斗爭”第7、8頁寫道:國民黨北平市刑警分隊長杜思忠在西單牌樓附近抓捕一位神秘男子時,“神秘男子也不是一個簡單人物,他見我搶槍,旋即回過身來與我扭打。不過,因為我從后面下手,占著優勢,因此,他很快就放棄了。他順勢將西裝松脫,拔腿就跑。我望著手上抓到的西裝和槍,遲疑了一會兒。”

杜思忠第一槍沒有擊中“神秘男子”,于是開第二槍,“神秘男子”應聲倒地。

“經過將近一個月的追蹤,我們才查出這名神秘男子叫做劉仁,他是北平市共產黨地下工作的主要負責人,正式職銜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局北方分局城區(北平市區)工作部長。”

這個事件當時北平許多報紙都有消息刊登,被稱為“六一五”事件。媒體經過核對當事人張友恒撰寫的《北京、天津情報工作的回憶(1941~1948)》,發現上述短短的記述中,至少有三處錯誤。

1.事件的發生地點是東四牌樓而不是西四牌樓。

2.杜思忠擊中的是李才而不是劉仁。

李才(原名張友恒),1919年生于黑龍江省寧安縣,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經在蘇聯莫斯科學習過無線電通信技術,1939年至1940年在延安擔任中央社會部電臺臺長,1940年12月從延安到中共中央北方分局社會部工作,1941年3月至1948年8月期間,曾三次進入北平從事情報工作。據李才在回憶錄中記述,1948年6月15日,他正在東安市場五芳齋與負責掌管地下黨經費的永仁堂老板娘李錚接頭。

而谷正文提到的劉仁,原名段永鷸、段永強,四川酉陽人,時任中共華北局城市工作部部長,而不是城區工作部部長。此時遠在河北解放區,根本不在北平城里,哪來的槍擊受傷。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二肖中特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