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評價是怎么評價谷正文的?殺人與殺豬一樣,才堪大用
2019-06-19 04:12:25  來源:NET1640

“郭同震”、“谷正文”、“郭守紀”、“活閻王”等等名號,都是屬于同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近代中共歷史上隱藏得最深的間諜,國民黨少將級別特務頭子——谷正文。

一九三一年,谷正文還不是谷正文,而是那個意氣風發、英姿勃挺的青年,當時他叫做郭同震,這一年他如意考上了北京大學。但當時中國國際形勢復雜,正值國家危亡之際,同大多數有志之士一樣,他希望能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拯救黎民于水火,郭同震無心學習,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愛國事業之中。

戴笠評價是怎么評價谷正文的?殺人與殺豬一樣,才堪大用

不久之后,郭同震以出色的領導組織能力,被推舉為北平學生運動委員會書記,但郭同震不甘心只做一名只喊口號的學生,很快他來到了八路軍一一五師,并被任命為一個大隊的大隊長。直到此時,郭同震都是心向中央,沒有絲毫異心,然而一次突發事件,從此改變了郭同震一生的命運。

時值抗戰前夕,面對東北日軍虎視眈眈,覬覦中原大地,全國上下一片緊張氛圍,值此危難之際,郭同震被派出去執行任務,卻不幸失手被抓,后被困于國民黨監獄之中,郭同震對中共并沒有堅定的信念,因而經不住國民黨的威逼利誘,終于選擇了投敵。從此之后,他加入了國民黨軍統局,成為了一名隱藏在中共的特工。

戴笠對郭同震寄予了厚望,此后每個月都會聯系他一次,以獲得中共的情報。郭同震悄無聲息地加入了國民黨軍統局,但他絲毫沒有露出馬腳,而是繼續他此前的人生軌跡。七七事變爆發后,郭同震流亡到了山東境內,并與二十多名北大學生建立了一個劇團——北平學生移動劇團,在一九三七年到一九三八年間,郭同震與他的二十多名同事一起,輾轉了大半個中國,演出了眾多膾炙人口的劇目,包括《放下你的鞭子》、《打鬼子去》、《反正》、《花子拾炸彈》等等經典劇目。

事實上,這段劇團的時光,是郭同震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后來郭同震回憶道:那是我生活中最值得記憶的生活,那樣的生活我以后再未有過。也的確如此,郭同震其時已經頗受戴笠的重用,并被任命為軍統華北局負責人,戴笠也曾在日記中這樣寫道:“郭同震讀書眾多,才堪大用!”可見戴笠對郭同震的肯定。

戴笠評價是怎么評價谷正文的?殺人與殺豬一樣,才堪大用

后來戴笠死后,毛人鳳在整理戴笠的遺物時,偶然發現了一本日記上寫著“郭同震讀書眾多,可堪大用”,從此毛人鳳對這個從未見過的潛伏特務上了心,并有意要委以重任。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敗退臺灣,經毛人鳳強力推薦,郭同震正式進入人生的黃金時期,直接在蔣介石手下做事。

此時郭同震已經改名為了“谷正文”,并擔任了保密局上校偵防組組長,建立了一個反攻大陸情報活動的秘密部門。一九五零年到一九七零年間,谷正文計劃并實施了對周恩來總理的暗殺行動,當時周恩來總理正要乘飛機趕往萬隆參加會議,谷正文讓人在周總理乘坐的飛機上放了一枚炸彈,要不是周總理臨時改變行程,后果不堪設想。

谷正文組織的這次政治謀殺,獲得了蔣介石的褒獎。當然除了制造政治謀殺案,谷正文還在臺灣內破獲了共產黨的地下組織,加大了中共解放臺灣的難度。不過,谷正文說過這樣一句話,“殺人與殺豬有什么區別?”可以這樣說,谷正文就是一個冷面劊子手!

然而,谷正文這個特工頭子,同樣也有溫情的一面。張瑞芳、張昕,這兩人都是谷正文在北平學生移動劇團的同事,也可以說是家人,當二零零五年來自大陸的一位記者來到臺灣,拿著張瑞芳和張昕的照片給谷正文看時,谷正文混濁的眼睛里忽而流動著微光,他撫摸著照片,喃喃道:“張瑞芳,還有小三,我好久沒有看到過他們了。”

記者問及谷正文是否想念他們,谷正文不無感慨道:“想,想念他們……”也許是想到今生再也不能和這些老朋友見面,眼神不覺有些黯淡下來,“我回不去了,臺北的共產黨是我肅清的,我是罪人。”

戴笠評價是怎么評價谷正文的?殺人與殺豬一樣,才堪大用

后來記者又問道:“你有沒有話要對他們說的?我可以代你轉告。”

谷正文微微地顫抖著雙手,顫巍巍道:“來吧……來吧……給他們買機票……買機票……”

事實上,谷正文再也沒有機會實現和老朋友相聚的愿望,二零零七年,谷正文走完了他傳奇而又黑暗的一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二肖中特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