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鐵吾為什么要抓萬墨林?但經不起杜月笙的“挖心戰術”
2019-06-19 06:12:55  來源:NET1640

前面提到蔣介石將上海的軍警大權交于宣鐵吾,宣鐵吾接任司令時發表談話:“本人將采取最嚴厲之手段,抑平米價,懲治奸商。”杜月笙是操縱糧價的幕后人,自然知道這番話是沖著他來的。不得不四面托人,向宣疏通說情。但即使像蔣伯誠(抗戰時國民黨在東南的最高地下負責人)和錢新之(著名的浙江財閥)等人出面斡旋,宣鐵吾軟硬不吃,一概拒絕。

宣鐵吾為什么要抓萬墨林?但經不起杜月笙的“挖心戰術”

為了殺雞儆猴,宣向杜月笙砍去了第一刀,將杜公館的經濟總管、上海“米業同業公會”理事長萬墨林突然抓押,罪名是操縱糧食,屯積居奇。抗戰八年,萬墨林一直是十里洋場的大亨,經管杜月笙的財產,并和敵偽勾結,大做糧食投機,是個鼎鼎大名的“米蛀蟲”。抗戰勝利,搖身一變萬又成了軍統的地下人員,堂而皇之,出入杜府。這一回被宣鐵吾一抓,關在司令部七樓看守所內,萬墨林的心中恐慌,不難想象。宣鐵吾還發表談話說:“糧價飛漲,不僅僅米業公會所為,還有其惡勢力背景”上海人一聽就知道:刀鋒直指杜月笙了。

宣鐵吾為什么要抓萬墨林?但經不起杜月笙的“挖心戰術”

杜月笙經此打擊,幾乎手足無措。盡管托市長吳國楨求情,但結果適得其反。杜府每次召開緊急會議,社會局長吳開先和黃色工會頭目陸京士說:“軟的不行,就來硬的,拿點輿論壓力出來!”杜月笙不加可否。于是,陸京士專利用和杜家有的《立報》和《商報》等宣傳工具,說什么“米價上漲乃別黨搗亂所致,并非任何人得以左右。”宣鐵吾不吃這一套,立時召開記者招待會,聲色俱厲地宣布:“萬墨林操縱糧食,哄抬米價一案,證據確鑿,非任何人制造輿論可能蒙蔽。治亂世用重典,對萬將進行軍法審判可人制造輿這樣一鬧,宣、杜已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只苦了個萬墨林,日夜驚恐,不得安寧。

可是,杜月笙到底也不是泥捏出來的,在十里洋場,可算數一數二的頭面人物,自然難以甘心認輸。于是,發動門徒,動足腦筋,四出活動,要用釜底抽薪之法,力爭救出萬墨林。杜府用重金及人情走通了宣鐵吾手下四大金剛之一的陶建芳。幾番密商,又買通司令部的醫務所馮所長,謊說萬墨林突發嚴重心臟病,隨時有死在獄中的可能。稽查處副長鄭重為以及陶建芳等,仗著和宜鐵吾的密切關系,就不向宣請示,將萬墨林交保就醫。直到報紙上刊出,宣鐵吾看了十分震怒,將鄭、陶2人叫去痛加訓斥,要他們把萬馬上再抓回來。

宣鐵吾為什么要抓萬墨林?但經不起杜月笙的“挖心戰術”

鄭、陶則以“倘若萬突然死在看守所內,我們對社會就不好交代”為辭,敷衍搪塞。宣鐵吾的本意,無非殺雞做猴,讓杜月笙知道厲害,此時只能乘勢落篷。不過,宜還是鄭重囑咐向新聞界發表了辟謠聲明:“奸商萬墨林,因病交保候傳,并非無罪釋放。”宣鐵吾對杜月笙的第一次公開打擊,到此就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宣鐵吾哪里知道,即使自己最心腹的人,也經不起杜月笙的“挖心戰術”。黑社會的勢力,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對付宣鐵吾,仍然游刃有余。從表面上看,宣鐵吾氣壯如牛,是個贏者,但實際上勝利的還是杜月笙。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二肖中特今晚